|

免税店助力消费回暖

来源:中国财经报发布日期:2020-07-01

我国百货龙头企业王府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王府井集团”)近日发布公告显示,该集团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可以经营免税品零售业务。虽然目前尚未披露对免税业务的规划,但业内专家认为,免税业务将会对该集团整体业绩有大幅提升,还会带动整体的消费回流。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审计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侯思捷博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经济形势下,王府井集团获得经营免税品资质,旨在拉动消费。“免税店的落地能够带动高端消费回流,还会形成一定的聚集效应。”不过,这一政策并非针对王府井大街所有商店。

王府井拿到免税店入场券

免税行业属于国家特许经营行业,其经营的机理是国家让渡部分或者全部关税、增值税和消费税等税收。对于国内免税业务,我国一直实行“统一经营、统一组织进货、统一制定零售价格、统一制定管理规定”的政策。

目前,我国免税店大致有三种模式,分别为机场免税店、市内免税店及离岛免税店。王府井集团在全国各地均有布局,涉及百货、购物中心、奥特莱斯等业态,业内人士称,市内免税店布局是其发展免税业务的最大潜力。

侯思捷告诉记者,免税店大部分设立在机场、港口或者边境口岸地区,像王府井集团免税店位于市内或者市中心,这是一种创新,也是目前比较少见的一种形式。“市区设立免税店,其柜台展示、经营商品种类会比机场免税店有更多选择;在室内进行挑选,有更好的购物条件,选择时间也比机场充裕,有更多的挑选机会,无疑会更好地促进消费。”

侯思捷表示,传统免税店一些高档消费品会有价格优势,比如护肤品、香水、彩妆、烟酒等;国家最新发布的政策文件要促进中国特色的文化产品消费,王府井集团可能会设置国货精品专柜,去带动这些产品消费和产业发展。

“王府井作为商业中心,国际旅客会比较多,设立免税店附加购物,会进一步带动国际旅游业的发展。从短期来看,因为疫情影响,目前跨境旅游受到较多限制,可能效果不是特别明显。但从长期来看,免税店会促进消费,拉动不同行业发展。”侯思捷认为。

普华永道中国间接税服务主管合伙人李军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消费者而言,免税商店所销售的免税商品由于对进口商品免征进口关税、进口环节税(增值税、消费税),同时对国产商品实行增值税、消费税退(免)税政策,因此在商品价格上相比一般商店有着较大的优势。

2020年年初,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提出进一步完善免税业政策,健全免税业政策体系,增设口岸免税店,同时建设一批中国特色市内免税店,从政策角度给予了免税业大力支持。此后,各地先后出台政策为免税业发展保驾护航。其中,上海于2020年5月发布《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促进商业发展若干政策》,明确支持高品质新业态商户入驻,对符合条件的企业给予市内一定的财政扶持。北京于2020年6月发布的《北京市促进新消费引领品质新生活行动方案》也明确指出将加快落实国家免税店创新政策,优化市内免税店布局,开发专供免税渠道的优质特色产品。

“这些政策对于免税商店经营者而言,目前正是重点布局,扩大经营,提升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时期。”李军表示。

国内免税店竞争加剧

王府井集团的加入会使国内免税店市场竞争加剧。

除了王府井集团外,目前我国仅有中免、日上免税行、海免、珠免、深免、中出服、中侨七家企业拥有免税业牌照。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国旅通过中免公司等实现免税商品销售业务营收458.18亿元,同比增长37.89%,毛利率为50%。2018年中国免税业销售收入达到395亿元,同比增长26.5%。预计到2021年,我国免税业市场的规模将达到750亿元人民币,成为全球免税消费大国之一。

据了解,中国人对全球奢侈品消费的贡献约为30%,但对国内奢侈品消费的贡献仅为9%。若扩大国内免税平台,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会出现较为明显的消费回流现象。

李军表示,从免税政策而言,消费者需要在海关出境后或入境前才能在口岸免税店进行消费。离岛免税商店服务于前往海南省旅游的消费者,且实施轮渡/机场口岸退税政策。而市内免税店的则主要服务于在境内旅游的外籍护照持有者以及持有近期有效出入境记录的国内消费者。“从业态分布来看,拥有经营免税业务牌照的企业纷纷布局了口岸免税店,而市内免税商店数量相对较少,其中面向归国人员的免税商店更是屈指可数。”

李军介绍,目前国内免税商店的经营品目多为美妆、奢侈品、服饰箱包、食品饮料及烟酒的销售。在商品结构方面,口岸免税商店的商品种类和品牌选择最多,价格也相对最优。除受到不同免税商店经营者规模和议价能力的影响外,物流成本或是境内免税店价格差别的原因之一。受相关政策影响,除出境口岸免税店外,其他模式的免税商店对于国内消费者单次消费额度都有一定限制,这也给境内免税店所经营的商品种类带来了一些限制。

“免税店并不是所有商品都是免税的,经营免税商品有经营范围,要经过海关核定种类和品种;同时,购买对象也有限制,基本上可以理解为即将离境人员,最早界定为出境的国际旅客、驻华外交官和国际海员等;现在可以理解为办了离境手续要前往其他国家或者出境的国际旅客。”侯思捷表示。

侯思捷认为,免税店销售国产商品,扶植国货精品、自主品牌、传播民族文化,这些境内商品类似出口产品,在免税店销售给离境人员,享受出口退税政策,商品不含国内流转税,直接免掉增值税和消费税。她提醒说,免税店要核算免税品和非免税品,企业要按照规定缴纳企业所得税,同时还要缴纳特许经营费。

促进消费刺激经济

商务部数据显示,仅2018年,我国居民境外购买免税商品规模就已超过1800亿元,占全球免税市场销售额的34.8%,约是同年我国免税销售收入规模的4倍多。

因此,为扩大国内免税业市场规模、促使中国免税消费回流,也是政策的鼓励方向。

2020年以来,免税业获得多项政策支持,市场前景被广泛看好。

除了上述国家发改委的文件,近日印发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提出,放宽离岛免税购物额度至每年每人10万元,扩大免税商品种类。

就在王府井集团获取免税经营资质的同时,北京市发布的《关于加快培育壮大新业态新模式促进北京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提及:加快落实国家免税店创新政策,优化口岸、市内免税店布局,开发专供免税渠道的优质特色产品。

李军表示,为应对疫情影响,部分免税商店经营者纷纷通过形式各异的线上销售模式来补充线下损失,也反映出免税商店经营者积极创新的意识。从长期来看,在引导消费回流的政策支持下,国内免税业无论从门店布局、商品结构,还是免税品消费政策上都将有更多的积极变化和发展。

“无论是口岸免税店或市内免税店,企业如能将免税品销售与传统零售业务进行有机结合,紧跟不断变化的消费潮流,将有助于为国内免税市场引入更多的商品种类,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品牌选择。更重要的是,企业可凭借其品牌效应和采购议价能力,在免税品零售行业竞争中取得优势。”李军说。

他认为,如果中国扩大了市内免税试点或增加免税额度,这无疑将进一步促进消费回流,也会在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方面取得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业内专家表示,未来五年甚至十年,免税市场仍将是消费行业中壁垒最高的行业之一。从近几年发展看,拉动消费回流,一定程度上会扶持免税龙头的发展。


                                                        记者 李忠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